<legend id="ejcp9"><pre id="ejcp9"></pre></legend>
<rp id="ejcp9"></rp>

  • <em id="ejcp9"><acronym id="ejcp9"><u id="ejcp9"></u></acronym></em>
    <progress id="ejcp9"><track id="ejcp9"><video id="ejcp9"></video></track></progress>
    <nobr id="ejcp9"></nobr>
  • <span id="ejcp9"><pre id="ejcp9"></pre></span>
    <rp id="ejcp9"><strike id="ejcp9"><u id="ejcp9"></u></strike></rp>
    東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東方企業新聞網 > 維權 > 正文內容
    • 東莞貪官民間傳聞系列之二:“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
    • 2022-09-28 10:50:31來源: 閱讀:()

    提要: 東莞貪官民間傳聞系列內容,僅為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曾在東莞政壇上呼風喚雨過的一些人物。他們也曾懷揣理想打算努力工作,但在為官從政的道路上逐漸被腐朽墮落思想侵蝕,喪失原則蛻變成貪污腐敗分子,他們不僅用手中。

     東莞貪官民間傳聞系列內容,僅為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曾在東莞政壇上呼風喚雨過的一些人物。他們也曾懷揣理想打算努力工作,但在為官從政的道路上逐漸被腐朽墮落思想侵蝕,喪失原則蛻變成貪污腐敗分子,他們不僅用手中權力滿足了私欲,還帶壞了官場風氣,對東莞城市發展造成傷害留下隱患。至今,有人已經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有人卻仍然逍遙法外享受著貪腐而來的成果……

    ——故僅以此系列做為警醒和提醒,但愿能通過貪官的行為作為懲戒,但愿東莞所有官員(在職的及退休的)及時遠離貪腐利益鏈條,盡快回歸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宗旨,讓東莞盡早恢復良好營商環境,回歸可持續發展的健康軌道。

    本系列從第一篇開始,每篇整理講述一個貪官的故事,大致以:一、貪官百科(背景資料簡介);二、宦海沉。ü賵鼋洑v);三、現狀:相關官員或利益鏈條;四、對東莞的危害;五、警鐘長鳴等五個方面來講解,盡可能用簡捷的篇幅將貪官蛻變的過程、貪腐的方式、造成的危害等內容作大致介紹。

    第一篇整理了東莞曾經的“三禁書記”劉志庚,他因為受賄9817.015069萬元(民間傳聞其家族貪腐資產高達900多億),被判無期徒行。

     

    東莞貪官民間傳聞系列之二的主角是曾經位高權重,在東莞官場橫行許多年,又和劉志庚相交莫逆,二人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在東莞做下了許多惡事,后來居然“安全”退休,被東莞民間傳為首任“地下市委書記”的張某雄。在他身居高位之時他并沒有為民謀福祉,而是中飽私囊,助紂為虐,貪財好色,打擊異己等等,即使“安全”退休遲早也逃脫不了被檢舉揭發,被正義審判的結局!

    系列內容講述中如有遺漏之處,敬請各位讀者去東莞坊間深入了解,也許會發現更多奇幻(+驚悚)的故事。

    一、張某雄百科

    張某雄簡歷:男,1948年8月出生,1970年4月參加工作,東莞企石人,1971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漢族。

    1996年5月至1999年2月東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1999年7月始任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2011年退休。

    說起東莞市的原政法委書記張某雄,在東莞的知名度非常之高。民間有傳聞這樣調侃他:“張某雄真是橫,市委書記也把控。東莞官場很微妙,對他不能不認熊。”言下之意是,他最高官職雖然只是東莞市政法委書記,但他擁有的勢力和實權,屬于絕對的官場地頭蛇,他能擁有市委書記一般的的實權和威風,他不能決定誰來做市委書記,但他能影響市委書記在東莞執政期間的發揮,被東莞市民私下比喻為“地下市委書記”。

    如果說貪官劉志庚是東莞“貪官榜”榜一大哥的話,張某雄毫無懸念的排榜二大哥。另外,比較關注東莞政壇風云的人都知道,劉志庚和張某雄的行事風格又迥異。劉志庚是高調的、不掩飾的,因為媒體出境很多,所以幾乎東莞老少婦孺皆知這位“三禁書記”。而張某雄就不同了,或許和他個人比較低調內斂的性格有關,也或許和他政法委工作崗位有關,總之,他喜歡在暗處、在內部用他手中的權力和積攢的勢力達到“順他者昌,逆他者亡”的強硬目的。

    甚至于到了今天,他既能享受著“安全”退休的滋潤生活,還能在東莞官場的官員任命上有相當的話語權,這更加不得不讓人佩服其高超手段了。

    二、張某雄的宦海沉浮

    張某雄的從政履歷中有兩個階段最為突出,第一階段就是從1975年到1995年在東莞市黃江鎮的工作經歷,這個階段20年時間他從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干到黃江鎮鎮委書記,可以說在黃江奠定了他堅實的發展基礎,包括勢力基礎和第一桶黑金;第二階段是1999年7月始任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一直到2011年退休,前后12年是他操縱公權力實施“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東莞揚威立萬唯我獨尊的階段。

    1969年7月至1970年4月企石公社新南大隊團支部副書記;

    1970年5月至1975年7月縣革委會政工組干部;

    1975年8月至1976年12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

    1977年1月至1980年4月大朗公社黨委書記、革委會主任;

    1980年5月至1980年6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

    1980年7月至1983年8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主任;

    1983年9月至1984年6月黃江區委副書記、區長;

    1984年7月至1991年4月黃江區、鎮委書記;

    1991年5月至1995年5月黃江鎮委書記、副處級干部;

    1995年6月至1996年4月黃江鎮委書記、正處級干部;

    1996年5月至1999年2月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1999年2月1999年7月市委常委;

    1999年7月始任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

    2011年“安全”退休;

    2012年07月18日當選為東莞市見義勇為基金會第二屆理事長。

    從以上履歷可以看出,張某雄參加工作不久就在革委會工作,當過革委會副主任及革委會主任。從1970年到1983年,在不同的地方,在革委會工作了十多年。怎么說呢,在那段特殊的年代,很多地方都成立了革命委員會,簡稱為“革委會”。

    “革委會”的權力很大,一把手是革委會的主任。那“革委會”的權力到底有多大呢?打個比方,比如東莞市革委會主任,相當于東莞市委書記與市長“一肩挑”,同樣的道理,東莞市革委會副主任則相當于擔任東莞市副市長或者東莞市委副書記。

    “革委會”是個很“鍛煉”人的地方,在“革委會”當負責人不僅能讓人充分體會到權力的美妙,更能讓人體會到斷人生死操縱他人命運的快感,可以說當時的張某雄頗有“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凌駕一切之上的感覺。

    ——劉亞洲《兩代風流》、《自我管理學》、小說《贗品》等文學作品都有描述,各位讀者可以自行搜索閱讀描述那個時代的文字。

    所以后來張某雄能在東莞官場深耕細作數十年,經營的地位之高、實權之廣、能量之大,權傾多年,稱霸一方,不得不說是他一開始就把基礎打好夯實了,換句話說他早早學會了與人斗的套路,并屢試不爽,所以對以后各類的權力斗爭都是信心滿滿。

    權利大、言語有份量,張某雄在他曾經任職過的地方從來都是“一言堂”。

    有了幾十年的積累,以至張某雄能在暗處掌管東莞官員的任免,甚至能夠左右調任東莞的市委領導的工作,成為東莞權傾朝野的大人物、成為東莞第一任“地下市委書記”就不足為奇了。

    他能“安全”退休說明他很善于保護自己,他能利用自己掌管的公安、司法等職能部門,控制輿論,將自己所做惡事盡可能洗白,沒有在網絡上留下太多痕跡,但民間江湖卻一直有他的傳聞。

    至于他能不能最終逃脫黨紀國法的制裁,可不是他能說了算的,對他而言能否善終只能聽天由命了。

    三、張某雄的遺留毒害

    1、他在黃江帶偏了當地經濟的發展方向

    張某雄從1975年8月任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開始,至1996年4月任黃江鎮委書記——這長達21年的時間里,除了最初有三年半(1977年1月-1980年4月)去到大朗為大朗公社黨委書記、革委會主任外,余下的近17年里,都是在黃江這個地方深耕細作。

    為什么說張某雄帶偏了東莞黃江鎮經濟發展方向?因為張某雄在黃江的十幾年里黃江的各種經濟現象,都與他密切相關,而且頗為畸形,聞之者都嗤之以鼻。

    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走私車和色情業。

    也就是在張某雄主政黃江鎮期間,黃江的水車(走私車)生意開始漸漸聞名天下。

    “如果你買不到足夠便宜的豪華車,那是因為你沒到黃江!”這是廣東二手車,走私車行業內流傳許久的一句名言。

    據曾經的業內人士爆料,黃江走私二手車行業內,不僅有明確的分工還有多渠道的銷售方式,已經形成一一個集國外買車、邊境送車、境內銷售、制作檔案、舊車修飾、售后服務等多個環節在內的完整黑色產業鏈。

    黃江的老百姓曾說:“形成這一惡果和黑色產業鏈的年代,正是張某雄主政黃江的上世紀80年代。張某雄“功不可沒,也難撇清關系。”

    在這里,還要不提到一個人——梁耀輝“太子輝”——東莞太子酒店掌門人,那個最終因為“涉嫌組織賣淫罪”被判無期徒刑、被劉志庚喊“哥”的人。

    也就是說,黃江鎮經濟的發展壯大,不管是走私車還是色情業,黃江鎮和張某雄之間都有一個受益匪淺的人,那就是“太子輝”梁耀輝。

    太子輝也是東莞黃江鎮人,1967年出生。按照年齡來算,算是張某雄的晚輩。

    隨著東莞經濟的發展,許多人靠“走私”汽車配件,迅速形成原始資本積累,市場上供不應求,非;鸨。梁耀輝跟著闖進去,和朋友一起走私汽車配件生意,成功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很快,他并不滿足這種走私汽車零部件和拼裝車,而是在張某雄的保護下膽大妄為地選擇了只做路虎等高檔整車。

    在那時候,梁耀輝就和張某雄的關系越來越密切,張某雄就成為梁耀輝的靠山和保護傘,很自然的,梁也為張某雄進行了大量的利益輸送,也就是說張是梁的靠山和保護傘,梁是張的灰色錢包。這就是所謂的生意人“養”官,官員照顧生意人,雙方各取所需。也正是因為這段關系,讓梁耀輝完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財富積累,才有實力投資酒店業,進而有根據地的大規模組織賣淫。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梁耀輝也逐漸步入“政壇”。據知情人透露,他之所以能于2008年以廣東地區代表參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完全是張某雄在后面暗中幫忙,據說因為幫這個忙,張某雄得到了1000萬元的酬謝。直到梁耀輝被捕,他的人大代表職務才被罷免。

    2015年5月,梁耀輝組織賣淫案在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大法庭公開開庭審理。檢方提供的起訴書顯示,檢方計劃指控包括梁耀輝在內的太子酒店四十七名員工,犯組織賣淫罪、協助組織賣淫罪、毀滅證據罪等三大罪名,其中對梁耀輝的指控最為嚴厲,被認定為“情節特別嚴重”。

    據傳聞,梁耀輝被抓后,張某雄又想利用自己工作上的關系搭救(俗稱撈人)。張某雄從1999起即擔任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所以他對警法這塊熟悉,人脈也廣。搭救行動后來因種種原因,并未如愿。為此,張某雄還情緒低落了一段時間。梁耀輝被判刑后,張某雄還暗中派人照顧梁的家人。

    梁耀輝從黃江鎮簡陋的色情發廊一步一步發展到酒店式樣的色情場所,真的是“情節特別嚴重”,在這種情況下,張某雄還能夠對梁耀輝“伸出援手”,這大概就是大佬對小弟的“愛護”吧——相比起劉志庚對東莞色情業的“保護”,張某雄對梁耀輝的“愛護”后面更值得深究——他為什么要暗中派人照顧梁耀輝的家人?這個動作究竟是照顧還是監視?還是說捏住梁耀輝的家人就不用擔心梁供出自己?這個動作到底是什么目的,或許只有張某雄本人心知肚明。

    2015年8月,東莞市紀檢監察網發布《東莞市紀委內修外練強素質打造紀律審查業務精兵》一文,文中提到“近期查辦黃江鎮原黨委書記倫錦洪受賄一案”。

    此時,倫錦洪退休已有一年。據當地媒體報道,倫錦洪曾被群眾舉報,稱其擔任黃江鎮委書記時被稱為“狼錦洪”,“貪財如狼”。

    可見,黃江鎮自張某雄以來,也是貪官不絕。

    2、他和情人掌控了東莞文化活動的價碼

    “貪污后面就有一個情人,東莞80%以上的貪官都有情人。”東莞市反貪局工作人員介紹,找到貪官情人,往往就能對貪污賄賂案件的偵破起到突破作用。

    權色交易,對于身處東莞高位的張某雄來說,這不過是日常生活的調劑而已。但是,若是那交易的一方,還是能“扶上墻”的“賢內助”,兩人“婦唱夫隨”強強聯合,利益共享,當然更是哪個貪官都樂意做的事情。

    那這位與張某雄創下一段“佳話”的女人是誰呢?這個奇女子不是別人,就是東莞的一家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傅某。她在東莞做的事情可謂是轟轟烈烈。她自己曾經豪邁的評價自己:東莞文化傳播,我是第一家。

    網絡上有報道過張某雄的情婦——

    2013年12月,廣東南方日報出版社出版的書籍《東莞人:講出自己的故事》中,傅某更是以東莞X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撰寫了文章:東莞文化傳播,我是第一家/書中168頁。

    這份自信和霸氣,真不是一般的民企可以比的,更不像大多莞商低調務實的個性。

    2015年1月13日,東莞文明網上一篇“玩轉文化傳媒民營莞企很“生猛””文章,其中這樣介紹傅某的“X湖文化公司”:該公司曾連續十年承辦麻涌龍舟節, 連續三年承辦虎門服交會開幕式晚會、“嶺南中國星”等,舉辦2005年謝崗登山節、2006年橋頭荷花節、2013年承辦東莞市跨年晚會……外,2005年起,X湖文化創造性地打造“文化周末”晚會,至今已成功舉辦440多期,并榮獲2009年國家文化部創新獎,成為東莞重要的城市文化名片。

    能在東莞承辦如此多的文化活動,并說自己“我是第一家”,確實沒有吹女,因為人家背后的靠山很硬。

    據傳,這位女老板傅某和“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的關系特別鐵,鐵到什么程度呢 ?

    東莞市民都知道,東莞幾十個鎮、區,幾乎每年都舉辦各種各樣的文化活動。每次有搞大型文化活動,張某雄就利用自己是市政法委書記及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的身份,給下面的鎮、區負責人打招呼,希望對方在文化傳播方面多支持、關照傅某。

    所以幾乎東莞所有鎮搞文化活動少不了傅某的文化公司,這在東莞已經是常態了。有一個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不小心說漏了嘴:“誰敢不請傅某的文化傳播公司,人家后臺硬。一-場文化活動下來 , 100萬元能辦好的事情,往往要多給100萬,這不是明擺著送錢的事嘛,鎮政府有時也很無奈。”

    借由高價活動費斂財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在傅某開始涉足東莞文化事業的時候,她說她曾經接到過匿名捐贈,并且還不止一次。

    據知情人的爆料,網上有人對這位改變東莞文化交易市場價格的奇女子做了個大起底——

    據說2017年12月26日東莞陽光網刊載了這樣一篇文章《東莞新年音樂會往事20多年潤物無聲 見證城市蝶變》里有這樣的文字:“據傅某回憶:“1994年我們給時任東莞市領導寫了請示,希望東莞能舉辦第一屆新年音樂會 ,在市領導的支持下東莞成功舉辦了首屆新年音樂會。我記得當時開籌備會大家擔心最多的是市民如果不穿西裝不穿裙裝怎么辦?20多年前的東莞,正在從農村向城市演變,對于音樂會,很多市民還沒有具體的概念。”。

    文中還寫道:“傅某給記者分享了一個很“離奇”的故事:“我們第一屆東莞新年音樂會是有人匿名贊助,至今,我都不知道這個匿名贊助的人是誰?他也沒有索要任何的回報!”這或許就是古典音樂、經典音樂帶給人的震撼。從此之后,傅某和她的團隊每年都會舉辦一場東莞新年音樂會。20多年的堅持,讓傅某收獲最多是感動、感恩。采訪中,她時常被東莞這座城市,這座城市的人的包容、接納、善良所感動。”

    根據報道,早在1994年,傅某的“團隊”就有勇氣給市領導寫信進諫,只能猜測當時的傅某很有文化超前意識和魄力。另外當時的東莞市領導做事很大方,敢于把這樣大的活動交給還沒有注冊公司的人來操辦。要知道,傅某最初注冊公司是在1996年。

    更加神奇的是,也是在1996年,傅某居然又碰到一個匿名贊助的“離奇”故事,所有的好事都讓她趕上了。這個故事本身諸多的巧合,就有點讓人難以想象。

    作為張某雄情婦的傅某,她身上的事情,反正是不能細究。

    回頭整理一下傅的發家史。

    1996年6月19日東莞市X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傅某是自然人股東,占股95%。目前法人已經變更。

    2003年3月13日,東莞市鼎X拍賣行有限公司注冊成立,東莞市X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為企業法人,注冊資金1500萬,在當時這1500萬必須實繳。

    需要說明一點的是,這是一家很神秘的公司,從企業注冊信息查詢看,公司股東有過變更,“企業資產狀況” 里的各項內容均選擇不公示。另外,據知情人適露,這個公司有本事能接到東莞許多待拍賣的“不良資產”, 并轉手從中牟利,這個利潤到底有多大,至今估計也是很難查到了。

    2008年1月25日成立廣東艾X發劇院管理有限公司,注冊資金800萬元,傅某占股80%。

    2017年3月6日成立廣東小X象藝術劇團有限公司,注冊地:東莞,注冊資金1000萬元,股權結構不清晰。

    多家公司,多項活動,多點獲利……不得不說張某雄的情婦傅某的“業績”很漂亮,這些成績如果全憑她自己能力,那真的能讓人心服口服。而實際上,她卻是背靠大樹好乘涼,用青春換財富,玩著一套權色交易的游戲。不過,不管怎么說,比起劉志庚的情婦張某只為他生了一個兒子而言,張某雄的情婦傅某為他所做就要多很多了,前期可能是傅得到的多,后期可以說是共贏吧。換句話說,張某雄在操心東莞文化活動這塊應該是財色兼收才更為合適。張某雄和他的的情婦聯手合力改變了東莞文化活動的價碼。

    劉志庚有個堂弟劉某某,是個有著高雅愛好的人,一個農民,收藏了不少字畫、古瓷器、紫砂壺、紅木擺件、黃花梨擺件等。這些東西,也會按需流入市場進行交易,網上有知情人爆料,張某雄和劉志庚是狼狽為奸,他們的利益鏈在不同領域進行交叉匯合,但是更多的是關聯上下游關系,就是為了將他們2人所攬財產合法化,將財產流通合法化,將資金外流境外合法化。

    3、他排外打擊異己帶壞了東莞官場氛圍

    說起來,東莞前三任市委書記在任的時期,也就是改革開放前20來年,東莞的官場氛圍還較為正常,雖然也有私下根深蒂固的排外思想,至少明面上還算過得去。直到劉志庚調職到東莞開始,因為他自己不夠檢點,加上改革開放的深入,經濟活動日益頻繁,也就是從1999年前后,東莞整個官場風氣快速逆轉,撈錢成了更多在職干部的主旋律,身居高位更是對唾手可得的利益難以拒絕。

    從來東莞人就不喜外出發展,更不愿外出做官;東莞的中層干部幾乎都是本地人組成,這些干部們坐在一起,一般不大論哪個大學畢業的,首先問一下是東莞哪個中學畢業的,如果恰好是一個中學畢業的,又或者還是一個鎮子長大的,那就立馬成為自己人,一切事都融洽好談。

    當然,如果有誰得罪了這個圈子里的某人,那就極有可能得罪這一圈子的人,極難翻身,至少圈子里的人不敢明面上接納此人,或與此人友好往來。

    據說有一個傳聞:有一天,東莞市政法系統召開一個會議,在會議前的閑聊中,張某雄問從各鎮里趕來開會的鎮領導或公安分局領導,你是哪里人,被問的人回答:“我是地地道道的東莞人”,張某雄點頭稱道:“很好、很好”。

    隨后,張某雄又問另一個人:“你是哪里人?”被問者如實回答:“我是東莞周邊增城的”

    張某雄略微點頭“哦,還不錯”。

    接著,張某雄又問第三個人:“你是哪里人?”

    被問者如實回答:“我是湖南過來的”。

    “!你是湖南的,來東莞當這么大的官?你撈了不少油水吧?”

    遭到張某雄的搶白,被問者誠惶誠恐,無言以對。在座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他這是“排外思想”在作崇。即使被大庭廣眾搶白,任誰也都不敢有什么怨言,誰都知道得罪不起張某雄,在東莞這一畝三分地里,他可是呼風喚雨,跺一腳就能地動山搖的人物——“地下市委書記”嘛。

    久而久之,形成了東莞官場嚴重的“排外風格”,成就了所謂“東莞是東莞人的東莞”,在一個單位里,本地人總是欺負外地人,希望外地人多干活,又怕外地人太優秀,搶了自己的位置,打碎了自己的飯碗。外地人在東莞當領導也會謹小慎微,做任何事都是很難搞成。這些排外人形成了勢力,尤其以張某雄為最——他年齡最大,資格最老,在他心里貌似東莞是他的東莞,他可以在東莞呼風喚雨,他不允許別人動搖他的地位。

    差不多從1999年張某雄升到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開始,他就逐漸成為這股排外勢力的核心,后來的“地下市委書記”的名頭也隨著他所作所為而逐漸被傳開。

    有傳聞說“據傳張某雄在東莞官場混了30多年,市局或哪個鎮要是調整領導班子,名單要先讓他過過目,把把關,一副十足的黑老大作派。他鐘意誰就是誰,就提拔誰,獨斷專行,一手遮天。在東莞的30年間,經他手提拔的處級、科級干部不計其數,并在東莞各部門,甚至是廣東省廳都安插了很多親信。”

    小到科長、處長,大到東莞市委書記,都得先得到這位東莞“地下市委書記”的掌眼、首肯后,才會混得開。在東莞這個“小朝堂”,張某雄儼然成了那至高無上的王。

    張某雄在東莞的影響力廣為人知,以致于東莞官場不管是剛升任的,還是外地調來的,都自覺不自覺的先到張這里“拜碼頭”,而且,這碼頭拜的好不好,拜的到不到位,可以憑借在一些正式場合此人是不是得到張的“另眼相看”來斷定。其他人也可以憑借張的“另眼相看”之程度來判斷被評價之人是否可以接納,玄妙吧?呵呵。

    這份官場的霸道和霸凌在他在任東莞市委任政法委書記的期間達到頂峰。

    他對自己的手下是“春天般的溫暖”,他對自己的政敵,包括利益不和或信仰不和的人則是“嚴冬一樣殘酷無情”。

    有讀者可能回納悶,他不是共產黨員嗎,不是信仰共產主義嗎?誠然,黨員是他明面上的身份,那是他加官晉爵的籌碼而已,他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就開始篤信國外某個信仰,所以才會有后期不遺余力、不擇手段的打擊觀音山公園的種種行徑,這個內容本文也有介紹。

    曾經被張某雄毫不留情打擊的最典型案例,就是曾任東莞石排鎮鎮委書記的翟崇碧。

    打擊的原因是翟崇碧因為沒有順從“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的旨意,沒有讓張的情婦所開的文化公司在石排鎮暢通無阻,而被設圈套迫害。

    第二個原因是翟崇碧是一個“官場另類”,他曾默默的向東莞官場“潛規則”宣戰——東莞官場是誰在把控?是張某雄啊,所以,張某雄不搞他搞誰?!

    據媒體2011年7月11日報道:石排鎮原黨委書記翟崇碧是個“明星書記”,其主政石排期間,不斷拋出奇思妙想,多次引發全國關注。如提出要將石排這個不發達的小鎮打造為“中國鎮”、要求開大會統一穿唐裝、全鎮干部上下班時間均不得打麻將、“星期六保證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證”、戶籍人口免費教育、為清理占用綠道線路的三個砂場公開向媒體求助等等,一路爭議不斷,褒貶之聲如影隨形。在他任石排鎮黨委書記期間,石排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鎮變成了一個多次登上全國各大媒體的明星鎮。

    這里尤其得說一下“為清理占用綠道線路的三個砂場公開向媒體求助”一事。因為這明顯是翟崇碧向張某雄們的宣戰。

    有媒體曾經報道過這事情:2010年6月,在一個綠道動工儀式上,翟崇碧大張旗鼓地邀請了國內30多家媒體,開了一場特殊的新聞發布會。為了清理石排沿江綠道上的3個砂場,翟崇碧不顧官場規則,公然動用媒體的力量,這讓當地很多人大為驚訝。

    這些砂場每年的利潤驚人,每個砂場一年至少可以賺1000萬元,其幕后個個都有很深的背景。翟崇碧每年都向市政府打報告,但就是搬不動這“三座大山”。

    “我來了石排6年,什么黑幫、爛仔幫、賭檔、黑診所我都可以清掉,要說石排最大的領導就是我,但是這三個沙場,我搬不了。這也是我來石排6年,唯一干不了的事。”翟崇碧的這番言論被媒體報道后,很多人都認為他這是在拿自己的烏紗帽冒險,也有人認為他這是在向官場“潛規則”宣戰。

    借助媒體的力量,沙場不久被東莞市里要求搬走了。所謂“奪人錢財如同殺人父母”翟崇碧此舉深深得罪了砂場背后的張某雄們,而后翟崇碧最終的結局如何呢?

    2015年12月2日有媒體報道《東莞官員楊禮權、翟崇碧被開除黨籍,官方至今未公布具體原因》中稱:

    “翟崇碧出生于1968年9月,是南城街道周溪社區人。他從南城篁村升平鞋廠的廠長起步,曾擔任過共青團東莞市委書記,后先后在東莞石排鎮和茶山鎮擔任鎮委書記。今年1月,翟崇碧擔任松山湖生態園黨工委副書記。

    今年11月27日,東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接受了翟崇碧辭去市十五屆人大代表職務。到目前為止,和楊禮權一樣,東莞官方途徑沒有發布翟崇碧被開除黨籍和辭去人大代表職務的具體原因。”

    一邊是強權政治勢力的張某雄手段厲害可以掌控官員的升降,一邊是有想法、有作為的小鎮明星書記翟崇碧的努力發展,艱難求生;這種局面至今依然沒有被打破,東莞的官場氛圍能好得了嗎?

    要說翟崇碧還只是東莞的一個小官員,那么當年的市委書記佟星(遼寧沈陽人,2001.04—2006.03)官不小了吧?據說是佟星因為是外鄉人,且工作有經驗有干勁,把東莞治理的很好。佟星在東莞幾年,東莞的城市建設,經濟發展都很好,東莞市民交口稱贊。

    但是,以張某雄為首的東莞本土官員,從骨子里就是排外看不慣別人做出成績,就想方設法的擠兌佟星,等到劉志庚調任東莞,兩人聯手不僅廢除了佟星制定的城市發展戰略,還打擊佟星提拔的所有干部。

    ——其中,有一人例外。他就是曾經東莞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陳某,當時兼任佟星的秘書,他在佟星手下既學到東西,又得到了實惠,然而沒有被打壓,皆因曾有人私下傳:“陳是因為早就攀附上了當時的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這棵大樹,還向劉張提供了佟的“黑料”,才免遭打壓。”,此人就是后來的第二任東莞“地下市委書記”,他的故事后續“民間傳聞系列”有專門講述。

    據說在劉志庚被調到廣東省當副省長以后,一位姓徐(江西人)的干部被調來東莞做一把手。徐書記在東莞走馬上任之初,曾信誓旦旦,一定要把東莞建設好,給東莞市民一個交待,改變東莞因“性都”而損壞的城市形象。

    然而,徐書記在工作中漸漸感到處處受阻,官場環境險象環生,人事桎梏,施展不開,縱有報國之志,卻難以實現抱負。東莞市政府一些有正義感的老黨員、老干部們私下議論,徐書記的工作局面打不開與處處受阻,與張某雄攪黃市委領導班子有直接聯系。個中原因或許就是徐某沒有恭敬好他這尊東莞的“活神仙”,外人來東莞做官不能喧賓奪主,不能不守當地的規矩,強龍也不能壓過地頭蛇。

    后來,徐書記心有不甘的離開東莞,東莞市民很有些為他鳴不平。

    權力用在為民服務上是天職,權力用在立黨為公上是盡職,權力用在碌碌無為上是失職,權力用在謀取私利上是瀆職,更是違法犯罪。當一人手握重權,他是否“廉政清廉”就能決定很多事情的走向。所以,張某雄的所作所為實實在在的帶壞了東莞的執政或說官場氛圍。

    4、他的瀆職讓東莞貼上了“性都”的標簽

    東莞曾經一段時間被貼上“性都”的標簽,與經濟發展和地域特征密不可分。

    東莞色情業的崛起,既與改開后制造業需求,暴增的外來人口、商務活動有關,也與當地酒店業的發展大有關系。1996年以后,當地的民營資本大舉進軍酒店業。在這個面積僅為2645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有90多家星級酒店,其中五星級酒店20多家,東莞一度成為全球星級酒店密度最大的城市。

    后來,東莞色情服務業發展迅猛,并擁有了成熟的產業鏈。據《南都周刊》2009年報道,東莞市曾有過數次大規模的掃黃行動。2003年初,正是張某雄勢力強盛的時候,因樟木頭鎮娛樂場所涉黃事件被央視曝光引發公眾嘩然,東莞市對全市的娛樂服務場所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清查,大量色情場所被查封;而在此之前的2000年,東莞市也曾在全市范圍內開展了大規模的專項清理整治行動,縮減了上千家娛樂服務場所。

    為尋找客源,手機“招嫖短信”被色情服務場所鋪天蓋地的發出,手機用戶只要一進入東莞地界,便會收到此短信。有媒體報道稱,就在2010年初,一位到東莞視察的中央領導收到了色情行業的短信,頗為氣憤。中央綜治委、公安部隨即要求東莞整治涉黃問題。

    2014年2月9日,央視曝光東莞市多個娛樂場所存在賣淫嫖娼等違法行為后,東莞市公安局迅速成立專案組,對中央電視臺曝光的12間涉黃娛樂場所進行了查處,帶回相關人員67人進行審查,依法查封上述12間涉黃娛樂場所。東莞市共出動6525名警力,對全市娛樂場所開展統一清查行動。

    這次掃黃行動就像一場來勢洶洶的臺風。據廣東省公安廳通報,截至2月12日中午,全省公安機關共清查各類娛樂服務場所18372間次,其中歌舞娛樂場所3592間次,桑拿按摩場所4201間次。共查處涉黃場所187間,抓獲涉黃違法嫌疑人員920人,刑拘121人、行政拘留364人,停業整頓歌舞娛樂場所38間、桑拿按摩場所156間。據消息靈通的人士私聊,廣東省公安廳通報的這些數據,東莞就占了很大比例?梢姈|莞“性都”的盛名之烈。

    上述報道面世時,聲勢浩大的一些行動正在進行,當時政府表示要清理賣淫嫖娼活動幕后的“保護傘”。但每次掃黃后,東莞色情行業很快便“春風吹又生,小姐笑盈盈”。當時,很多色情行業從業人員“相信很快能上班”的信心也來源于此。因為,在東莞官場上有像張某雄這樣大小都沾,渾水摸魚的貪官太多了。而酒店、桑拿等特殊行業歸公安系統后,政法委書記正管著公安系統。

    輿論的眼光是“毒辣的”,在驚嘆于東莞色情服務業“繁榮景象”過后,人們質疑的焦點和真正的要害在于徹查其背后有無“保護傘”,有無公權腐敗,有無執法瀆職。自央視曝光以來,當地的執法動作不可謂不迅猛。當晚東莞公安局就開展統一清查行動,第二天就發布相關公安人員被停職調查,隨后廣東警方宣布開展為期3個月的掃黃專項行動,初步“戰果”也第一時間公布。也正是這樣的反差,反倒讓人感到不安。如果沒有央視怎么辦?缺乏媒體的倒逼式監督,執法就沒有動力了嗎?

    像東莞這樣“性都”繁榮20載,可能很難歸結為執法的疏漏。如果沒有權力尋租,沒有利益勾兌,沒有某些執法者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從業者“不用怕警察”的膽量從何而來?那些被稱作“城市名片”的星級酒店為何能明目張膽地招嫖賣淫?群眾報警舉報后何故石沉大海?

    曾繁榮的色情行業,是許多人對東莞的某類印象,更有甚者給這座城市貼上了“性都”、“春城”的標簽。這樣的標簽在張某雄任職東莞市政法委書記期間貼上去,他真的是難咎其責!

    5、他迫害民企搞壞了東莞的營商環境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身為共產黨員的張某雄開始信仰國外某一宗教,并受其影響而內心極端仇視佛教。在東莞一些有正義感的老干部、老黨員們說:“自從東莞觀音山開發建設,張某雄就一直仇視觀音山,總想和觀音山過不去,不知為什么?”

    隨著2000年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內的觀音寺重建,觀音山逐漸成為東莞乃至珠三角地區知名的旅游景區和佛教道場。而張某雄出于個人偏見的心理,對東莞觀音山佛教道場的發揚光大極為忌恨并伺機打擊。

    就這樣,作為一家民營企業的東莞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就因為山上有一尊觀音圣像、一座觀音寺而礙了他的眼。

    據樟木頭當地村民說:“想搞垮觀音山的不止張某雄一人,是一大桿子人。但張某雄是對觀音山起壞心最早的東莞官員。”——想搞垮觀音山的人中,有因為文化信仰原因,更多的是因為利益的原因,也有像張某雄這樣兩個原因都有的。

    其實,在打壓之前他也曾有過收編觀音山的念頭。

    2003年5月,觀音山公園正門樓、國際會展中心建成啟用;7月,樟木頭第二屆“香港人旅游節”在觀音山開幕。就在第二屆“香港人旅游節”期間,他特意到觀音山考察了一番,并頗具意味的給觀音山承包者發了名片,意思你有事可以來找我,意思就是還是想給后者一個機會:該說的話也遞到了,你若有意投靠,或許我能給你點生存的機會。然而,觀音山開發者并沒有像張某雄設想的那樣,改天主動約見,并擺好架勢等待收編,而是自顧自的忙著自己的經營和發展,這就惹惱了張某雄,心說,你小子太不識相,我這么提點你,都不明白,真是不知道馬王爺長幾只眼??

    所以,觀音山就有了后面陸陸續續的噩夢,至今,噩夢未醒。

    從此以后,張某雄就命令當時的市公安局技術偵查負責人莫某對觀音山投資人和高管們進行每天24小時不間斷的技術監控,每周聽取莫某的匯總匯報,同時,張某雄又命令某局副局長黃某組成一個綁架暗殺小組實施了多次的未遂綁架和暗殺行動。

    據知情人私下透露,張某雄絞盡腦汁,想著找到整治觀音山的機會。2003年9月21日,觀音山公園外包的客運車出現一次小型的交通事故,當時并無人員出現重大傷亡,但當時時任東莞政法委書記的張某雄隨后就迅速介入此事。并授意麾下的交警部門極力有意夸大該小型交通事故是一場重大的交通事故。他為了達到個人目的,肆意借題發揮,無限放大。

    后經過各種推測,嚴重懷疑此次事故是由張某雄一手策劃實施此次車禍,又被其惡意定性,因此導致觀音山上山的唯一一條通道被封閉,幾十萬上山朝覲觀音圣像的信眾及游客,以及觀音山的員工上下山都必須被迫步行7公里的山路,往返費時要達6個小時上下。

    觀音山公園為此多方反映,廣東省信訪局也向東莞市信訪局發來“粵信案【2003】6552#”批轉函件,要求東莞市相關部門給予觀音山的道路解封,但由于張某雄等人的阻擾,一直沒有落實。觀音山森林公園仍然備受煎熬。此舉嚴重阻礙了觀音山森林公園的正常經營和發展。

    觀音山公園不得已向中國旅游報等媒體反映了有關情況,尋求社會力量和媒體的支持,但張某雄把控著東莞市的公檢法等強力部門,觀音山道路解封的希望仍然遙遙無期。后來,經多方努力下,直至2004年9月份,張某雄才迫于壓力不得不同意解封。至此,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的道路整整被封,關閉了11個月。

    因為迫于壓力解封,貌似這次交鋒是張某雄失利了,這使得他老羞成怒,又放出豪言:“一定要滅掉觀音山”。然后,就時刻準備找到打擊迫害觀音山的機會。

    2004年初調任東莞的劉志庚很忙,直到當年7月份,劉志庚第一次到樟木頭鎮考察,觀音山也迎來東莞新市長劉志庚的第一次正式“摸底”活動。也就在這次摸底中,劉志庚瞧中了樟木頭鎮的房地產市場和觀音山的森林景觀和房地產開發前景,萌生了要把觀音山收入囊中的想法。

    就這樣,時任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的張某雄和時任東莞市長劉志庚因為觀音山能帶來的巨大利益,兩人迅速結成了利益同盟。

    于是兩人一個為“滅掉觀音山”網羅黨羽壯大勢力;一個為家族斂財培植親信,兩人狼狽為奸,迅速結為知己,讓兩股勢力得以合流。張某雄成為了劉志庚的“軍師”和帶領當地勢力跟隨的帶頭人,為其發財開始不停的貢獻“錦囊妙計”。

    調整觀音山規劃,將觀音山門樓向東推移500米,騰出土地與門樓以西的5000畝左右的果園連成一片,用于房地產開發。而開發商自然是億兆地產,據相關資料顯示,億兆地產成立于2004年。大股東(80%)為廣東億兆恒基實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億兆恒基”)。劉志庚的胞妹即是億兆恒基的股東。億兆恒基是一家以房地產開發為主業兼營酒店、環保以及資本投資的綜合性集團公司。劉志庚家族早已盯上觀音山這塊風水寶地,一直都期盼霸占觀音山。

    2005年六一兒童節,許多小孩放假到觀音山游玩,突然間幾十個歹徒就從公園大門沖進來見人就打,歹徒們帶著棍棒,場面非常嚇人。公園工作人員趕緊制止,并迅速報警。這時候那伙黑社會家伙們亂打一陣,也沒敢把事情鬧大就都溜掉了。

    遺憾的是警察5、6個小時后才到現場。警察來到后,簡單調查了一下事情經過,然后就收工離開了。

    過了半個來月,黑社會打手們再次沖擊觀音山,又襲擊了一些游客和觀音山員工。因為觀音山員工出面攔阻并保護游客被打傷了十幾人。

    和前次報警一樣,接警后的樟木頭鎮警察還是姍姍來遲,根本連肇事歹徒的影子都沒看到,到現場也是敷衍了事然后收隊。

    因為有前兩次的黑社會鬧事,對觀音山公園正常經營造成嚴重困擾,所以公園有義務就做好準備制暴止亂,保護游客安全,維護社會安定,隨時準備進行反擊! 又過了一些天,大概是6月底的樣子,那些歹徒們又來了,從他們接近公園就被發現,然后觀音山這邊在大門樓附近的員工就全部撤到山上。

    那些歹徒把車開到公園門口就停下車,然后幾輛車里沖出幾十號人,他們帶著各種武器就開始沖進來,奈何這次碰到了正義的觀音山員工用手里的木棒狠狠的教訓了這伙歹徒,打得他們鬼哭狼嚎的,一會就打倒了十幾個,嚇得其他歹徒趕緊往山下逃竄。

    與此同時,看到歹徒已逃竄,還有受傷跑得慢的,觀音山員工迅速報警并給120急救中心打電話。

    這一回,歹徒們被打痛明顯吃虧了,警察也很快就到了,那些被打倒跑得慢的被120車接走治療。令人憤慨的是,樟木頭公安分局居然以觀音山員工行兇的罪名將十幾名員工帶走了。

    當天下午,樟木頭鎮公安分局李局長,他帶著幾個隨從耀武揚威的找到觀音山負責人說:你膽子真大,居然指使員工在公共場所打人!我剛才帶著幾筐荔枝去看望那些傷者了。

    觀音山負責人反問道:李局長,我們這里是國家森林公園,是社會公眾場所,這幫歹徒一而再再而三到公園來行兇作惡,我們已經多次給你們報警,你們都沒有及時出警,每次都是過了好幾個小時才來,對這個怎么解釋?請問,你們是怎么保護人民安全的?你身為一個鎮的公安局領導,觀音山維護正義你不認可,反而帶荔枝去看歹徒,還抓走我們的員工,這些你要怎么解釋?!

    一番義正詞嚴的質問,讓這位李局長啞口無言。

    一個鎮的公安分局如此執法,如此態度維護社會治安,而他的上級東莞市公安局,東莞市政法委負責人張某雄難道就敢說沒有失職失責嗎?

    后來的樟木頭鎮一把手李滿堂為了討好劉志庚、張某雄,也配合加快搶奪觀音山的步劃。更龐大的計劃正在醞釀中:“商定由樟木頭鎮政府以低價3000萬元強行收回觀音山的經營權,再以3000萬賣給億兆地產進行房地產開發。”整個計劃可以說是“手到擒來”,可為億兆地產帶來上千億元的利潤收益。

    隨后的從莞高速公路清溪支線隧道工程和中石油天然氣管道工程更是在劉志庚、張某雄等人的導演下,向著破壞觀音山,強奪觀音山的方向發展。

     

    一直到2012年他們炮制了聳人聽聞的“2.15武裝施工”事件,張某雄和他的盟友劉志庚,露出了尖利的獠牙,開啟了他們“逆他則亡”的殘暴行動。

    2012年2月15日,一千多名當地公安、特警封鎖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嚴禁所有人員、車輛進出,并把50多名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高管和員工強行抓走,其中13人被拘留8-15天( 4名高管三人被拘留15天,一人受傷), 于此同時強行開展大規模的工程施工;使整個國家公園處于癱瘓狀態。

    這種駭人聽聞的“武裝施工”,不用說也能斷定哪些人是幕后黑手。

    據知情人士透露,2月14日,時任廣東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的劉志庚,與他的鐵桿盟友政法委張某雄聯手,調兵遣將,從周圍七個鎮調了1200名公安和特警,于2月15日上午八點將整個觀音山公園包圍起來,禁止一切人員(包括記者)和車輛進出。然后荷槍實彈把在公園里圍觀的手無寸鐵的51名觀音山員工違法強行抓到派出所拘留,并全部帶上手銬。然后指揮中石油天然氣公司的幾百人強行在公園內大規模違法施工.當天有東莞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嚴少康和樟木頭鎮鎮委書記李滿堂,兩人在觀音山現場坐鎮,實施了各種違法行為。

    2月15日上午,劉志庚又派自己的秘書坐陣樟木頭鎮公安分局等處,禁止任何人為被拘人員解釋,并指示公安人員想辦法給被拘人員扣上罪名。

    不僅是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這些年來,凡是在東莞的民企如果想好好的生存下去,那都必須向張某雄上貢。對于拒不投靠、不上貢者則無情打擊和迫害。私下里,東莞市民憤憤不平,大家都嘲諷他是東莞的“地下市委書記”,做事很不人道,就像“蜱蟲”一樣,一旦叮咬在誰的身上,真是要人性命。

    四、相關官員和利益鏈條

    可以說從1999年之后東莞政法系統被查被判的貪官,多少都與張某雄有些瓜葛。

    第一位是曾經“三禁書記”劉志庚的下屬,擔任過東莞市委秘書長的黃少文。

    黃少文,男,1967年9月出生,漢族,東莞樟木頭人。

    2003年12月起,他先后擔任市委組織部副處級組織員、干部一科科長,市人事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市委組織部副部長等。

    在組織部工作5年后,2008年8月,黃少文任東莞市東城街道黨委書記,6年后(2014年3月)任南城街道黨委書記。

    2014年6月,黃少文任東莞市委秘書長,不到3年(2016年12月),他履新東莞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后兼任松山湖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黨工委書記。2019年11月,黃少文任上被查。

    根據紀委監委6月5日的通報顯示,黃少文問題不少,第一個就是“喪失理想信念,背棄初心使命,對黨不忠誠不老實,對抗組織審查”。

    此外,他還違背組織原則,利用職務便利在干部選拔任用等方面違規為他人謀取利益;違反廉潔紀律,違規收送禮金;工作中失職失責,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甘于“被圍獵”,大搞權錢交易,在工程承攬、土地性質變更、征地拆遷、工程款項撥付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黃少文能升任東莞市政法委書記,當然是得到東莞“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的首肯,能在東莞市政法委系統任職,如果不會孝敬張某雄,要么當不上這個官職,要么也不能順利的干下去。

    還有另外一位曾擔任劉志庚秘書長的2018年7月,廣東省東莞市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何嘉琪落馬。公開資料顯示,何嘉琪曾任東莞市人事局局長,2001年6月至2012年1月任東莞市委秘書長(后躋身市委常委),他也是劉志庚的下屬。

    據檢方指控,何嘉琪在擔任東莞市委常委、秘書長,東莞市政協黨組副書記、副主席、黨組成員等職務期間大肆斂財。

    第二位可以說說的是東莞政法委原副書記高少鵬。高少鵬退休4年后涉嫌貪腐被查。高少鵬1948年6月出生,河北人,大專文化。1996年7月,高少鵬轉業任東莞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先后分管過稽查、維穩、禁毒等工作。2007年改任政法委調研員,次年8月退休。退休4年后,高少鵬主動投案從而被捕。后于2014年6月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判后,高少鵬表示暫不考慮上訴。

    2014年2月東莞公安局長嚴小康因掃黃不力被免職。嚴小康在任東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期間,沒有正確履行職責,致使東莞市涉黃違法行為屢禁不止,在國內外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

    有意思的是,嚴小康是江西南康人,1963年10月出生。他從1988年清遠市委組織部干部一科副科級組織員,2004年02月至2008年10月,中共清遠市佛岡縣委副書記、縣長,然后追隨劉志庚(2002.04-2004.02,清遠市委副書記、市長)的腳步,2008年10月至2008年12月,東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顯然,嚴小康也是被劉志庚看中才從清遠調到東莞市任職,且步步高升的。自然,他能升任東莞市公安局長必然也是得到“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的批準的。

    據統計,2014年東莞掃黃,共有22人被追責,包括:東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嚴小康,東莞市公安局副局長盧偉琪,中堂鎮黨委書記黎志輝,中堂公安分局局長何成,黃江公安分局局長鄧金祥,虎門公安分局博涌派出所所長張國賢,厚街公安分局厚街派出所所長王沛基等。

    2015年2月原東莞市南城公安分局原局長魏向民、原副局長孔逸鴻涉嫌受賄罪、濫用職權罪一案,惠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魏向民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孔逸鴻有期徒刑五年零八個月。

    以上例舉的還只是東莞市政法系統被追責被嚴查被判刑的其中一部分貪官,這些貪官都沒有說出他們和張某雄的幕后關聯,也許是丟卒保帥,也許是死咬著不敢說,怕自己家人受到破壞。但是“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凡是做過惡事、貪贓枉法的貪官,終將逃不過黨紀國法的審判!

    五、警鐘長鳴

    據了解,東莞市專門建設了一個“反腐倡廉教育基地”該基地位于東莞市委黨校圖書館四樓,于2008年7月投入使用,面積近600平方米,配備了較完善的多媒體教學設施,是集參觀、展覽、教育于一體的多功能黨員領導干部廉政教育場所。目前教育基地分為四個展廳。

    “政”廳展示歷屆黨和國家領導人關于反腐倡廉的重要論述、摘錄、歷年來頒布的黨紀法規;

    “癥”廳以全國、全省和我市典型的案例為切入點,展出各類違法違紀反面典型案例;

    “紀”廳用多媒體的形式展示違紀典型案件,讓廣大黨員干部引以為戒;

    “正”廳展示我國當代先鋒模范和古代清官廉吏風采,傳播廉政文化的正能量。

    可見,東莞市對于反腐倡廉是非常重視的,那么這些年來屢禁不止前仆后繼的貪官究竟是如何產生的呢?恐怕“反腐倡廉教育基地”所能起到的作用或許并不明顯,要想真正杜絕貪官,還需從更加深刻的思想建設抓起,從更嚴格的檢查監督做起。

    像張某雄這樣安全退休的高官,他將“順他,則昌;逆他,則亡”的邏輯演繹的明明白白,他對東莞旅游、東莞經濟、東莞文化的傷害卻是難以估算、難以恢復。像張某雄這類人,就是東莞城市發展的頑疾毒瘤。

    “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已雖已安全退休,然而他的時代似乎仍未過去,他給整個東莞官場帶來的不良習氣依然沒有肅清,對東莞營商環境的傷害至今沒有痊愈,他似乎仍在幕后鼓動著一些人不斷給觀音山公園制造麻煩,意欲毀滅之而后快。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為官者與聲色犬馬零距離難免失足,同清正廉潔相堅守方可成材,F如今,劉志庚和梁耀輝都已被判無期徒刑,而和他兩密切關聯的張某雄卻能逍遙法外,等待張某雄的審判,何時到來?



    本文標題:東莞貪官民間傳聞系列之二:“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

    地址:http://www.studiougli.com/qiye/weiquan/3467.html



    投稿:wszsl321
    房 產更多
    Meta今年來股價跌35% 市值跌破六千億美元列全美第八

    Meta今年來股價跌35% 市值跌破六千億美元列全美第八

    房天下廣告設計大賽網絡投票正式開啟

    房天下廣告設計大賽網絡投票正式開啟

    健 康更多
    哪些高科技助力北京冬奧會

    哪些高科技助力北京冬奧會

    北森x復星醫藥,HR系統如何賦能組織生長?

    北森x復星醫藥,HR系統如何賦能組織生長?

    国产在线视频无遮挡_日本一本草久国产欧美日韩_日本高级按摩人妻无码_国产真人无码作爱免
    <legend id="ejcp9"><pre id="ejcp9"></pre></legend>
    <rp id="ejcp9"></rp>

  • <em id="ejcp9"><acronym id="ejcp9"><u id="ejcp9"></u></acronym></em>
    <progress id="ejcp9"><track id="ejcp9"><video id="ejcp9"></video></track></progress>
    <nobr id="ejcp9"></nobr>
  • <span id="ejcp9"><pre id="ejcp9"></pre></span>
    <rp id="ejcp9"><strike id="ejcp9"><u id="ejcp9"></u></strike></rp>